《斯德哥尔摩斯文回忆录(The Memoirs of Stockholm Sven)》

作者:

日期:2021-11-10

出版:

  • 62
  • 0
  • 0

作品总结

《斯德哥尔摩斯文回忆录(The Memoirs of Stockholm Sven)》

“迷人的”和“强大的”故事(出版商周刊,明星评论),一个人在北极圈过着孤独的生活,被好朋友、一只忠诚的狗和一次改变一切的意外访问所拯救,这部小说既“不断辉煌”(亚当·约翰逊,《孤儿大师之子》获奖作家,普利策奖)和《纯粹的快乐》(克里斯蒂娜·贝克·克莱恩,《孤儿列车》畅销书作家)
#1独立下一个选择
入围小说中心第一部小说奖
1916年,斯文·奥姆森(Sven Ormson)离开斯德哥尔摩,在斯瓦尔巴特群岛(Svalbard)寻求冒险。斯瓦尔巴特群岛是一个北极群岛,一年中有四个月黑暗笼罩,他可能会在一夜间目睹北极光的壮丽景象,第二天又遭到北极熊的袭击。但当一场雪崩险些夺去他的生命时,他作为矿工的日子就结束了,留下了迪斯菲古瑞德和斯文逃得更远,逃到了一个无人居住的峡湾。在那里,在一只忠诚的狗的陪伴下,他建造了一间小屋,独自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考验自己。
一位芬兰毛皮猎人的教诲,加上家人和一位在采矿营地与他成为朋友的苏格兰地质学家的鼓励信,让他度过了第一个冬天。在他与世隔绝多年后,一位不太可能的访客的到来缓解了他的孤独感,引发了一系列意外事件,将斯文带进了一个家庭决定了他的余生。
《斯德哥尔摩斯文回忆录》以讽刺的幽默和惊险的散文形式写成,就像它所唤起的严酷的风景一样,它证明了我们人类纽带的力量,提醒我们,即使在地球上最恶劣的条件下,我们也不会超越爱。
斯德哥尔摩斯文回忆录记录了一个内向的年轻人几十年来的经历,他试图在北极孤立而严酷的环境中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
纳撒尼尔·伊恩·米勒(Nathaniel Ian Miller)的《斯德哥尔摩斯文回忆录》以主人公斯文(Sven)的声音叙述的简短开场白开始。他的散文毫不夸张地坦率,他干巴巴的、免责声明式的语调在激发人们对一次伟大冒险的期待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取而代之的是读者的好奇心。因为即使是像斯文这样谦虚的人物也会意识到,在第二句话中随便提到某个色彩鲜艳的贬义词,包括对无辜海洋哺乳动物的偏爱和反常的性行为,必然会引发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声称生活如此平凡的男人怎么会赢得如此不讨人喜欢的绰号。这是读者对这本书低调魅力的介绍:它讲述了一个普通人的故事,他的非正统生活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声名狼藉。通过平淡无奇的外表,读者感受到了斯文生活每一次新的发展所带来的意想不到的暗流。
斯文不失时机地向读者概括了假定的事实:32岁时,他搬到了一个名叫斯匹次卑尔根(Spitsbergen)的偏远北极群岛(见《超越书》)。那是1916年,似乎是遥远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高潮。他在一次矿难中受伤,后来长途跋涉,来到了一个更偏远的地区,那里离北极只有几度,在未受影响的土地上生活和捕猎。就好像在读我们的思想,他承认但没有回答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即任何人如何愿意选择寻找这种令人畏惧的地理荒凉,一个超出绝大多数人类正常权限或愿望的领域。斯文说,在冰雪贫瘠的土地上,他几乎从来都不是孤独的,有了这一说法,我们被进一步吸引到这个世界的好奇心中,通过夸张和修饰来发现真正的冒险,这是一生经历的核心。
这本书分为五个部分,每一部分都描绘了斯文生命中一个独特的时代,并由他在给定时间段内主要与之互动的个人来定义。从他在第二部分中结识的第一位真正的朋友开始,他在原本荒凉的采矿小镇Longyearbyen结识了第一位真正的朋友,很明显,他生活中少数几个反复出现的人的影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累积。就像他在旅行中所看到的各种景观背景中从未出现过的未被摧毁的山脉一样,正是这些同伴和盟友的基础性存在,即使没有立即感受到,也建立了一种尘世神话,在这种神话中,像苏格兰地质学家一样看似平凡的人们,一个坚忍不拔的芬兰捕猎者和一个不顾一切地逃离压抑的过去的逃亡者成为他与比斯匹次卑尔根雄伟的自然奇观更宏大、更引人注目的事物的联系。随着他们的熟悉度和情感支持的加深,只要提到他们的名字就会让人感到安慰。在斯文的一生中,他们偶尔的、未经宣布的出现在斯文身上,以拯救他,这表现为欢乐的团聚,每一次都是一种安慰,不知何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四部分中的事件焦点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从斯文在劳德乔登北部狩猎场的独居小屋转移到了相对繁华的金字塔镇,这是苏联的一个采矿前哨。在北极荒野度过了大约四年的孤独和沉思之后,他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人类情节剧的顶峰。他抵达金字塔,随后对金字塔居民的观察和互动吸引了斯文对围绕着单恋、欲望、婚姻不忠、性、激情和复仇的一系列问题的关注。
在最后一节中,斯文也同样突然回到了书中最初的重点——相对平静但并非完全孤立的劳德乔登。在没有透露任何破坏者的情况下,当读者进入尾声时,大约三十年已经过去了。真实的故事的暗流的意外,斯文发现自己再次在未知。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尽管他只是战后的见证人。斯文不再向读者致辞,但他手中的那封信也可能是为我们每个人写的。它的内容和结尾处签名的名字会让任何一个和他一起浏览过这本小说的人立刻面带微笑。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