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詹姆斯·鲍德温的美国及其对我们自己的紧迫教训(Begin Again: James Baldwin's America and Its Urgent Lessons for Our Own)》

作者:

日期:2021-10-12

出版:

  • 38
  • 0
  • 0

作品总结

《重新开始:詹姆斯·鲍德温的美国及其对我们自己的紧迫教训(Begin Again: James Baldwin's America and Its Urgent Lessons for Our Own)》


《重新开始:詹姆斯·鲍德温的美国及其对我们自己的紧迫教训》,作者埃迪·格劳德是普林斯顿大学的非裔美国人研究教授。这似乎是对作家詹姆斯·鲍德温的人生和工作的精彩介绍。

这个书名是一个读詹姆斯·鲍德温的人写的--他是一名教授,也是一名非洲裔美国人,他想要了解他所处的世界--在他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他拿的不是鲍德温的小说,而是非虚构的,从《下次火灾(The Fire Next Time )》(出版于1963年),一直持续到70年代,一直持续到1987年,直到他去世。

这既是对鲍德温的一种赞扬,也是对鲍德温作为一位经历了多年压迫的政治思想家的一种恢复,在民权运动要求的重建之后,鲍德温在谋杀、暗杀和审判的帮助下遭到了抵抗和挫败,之后又遭受了更多的失败和无能为力。他认为这一失败最令人沮丧的后果之一是,自60年代以来,非洲裔美国人被不相称地排入了刑罚系统。如果你看看美国监狱人口的种族构成:嗯,事实是明目张胆的。而这种情况被比喻为以其他方式延续奴隶制。

格劳德可能不会完全重复这一说法,但他确实发现,鲍德温在民权运动失败后所经历的一切,与美国在特朗普统治下的经历直接相提并论。承诺的重建不会在里根的眼皮底下发生,而现在对变革的抵抗又一次被白宫里的人所代表。这是一本关于证人、证词和政治批判的清晰论证的书。格劳德允许鲍德温失败,做错事,改变主意。他描述的鲍德温正在与失败和个人历史的后果作斗争--他喝得太多了,他生气了,他有能力说出一些过分的话。他把当时的问题排成了一排排,几乎肯定帮不了任何人。要成为一个已经被摧毁的运动的代言人是不容易的。

“我们正在寻找帮助我们了解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书籍”

在我看来,格劳德在与鲍德温的交往中堪称典范,他在这里被视为一位伟大的美国作家,应该与爱默生、惠特曼和其他人并肩作战,他的论点对现在仍然有着密切而富有启发性的影响。格劳德从鲍德温身上学到的一件事是,有时你必须准备好克制自己的不耐烦。鲍德温谈到,你有时只能争取时间,而格劳德认为这种洞察力是对自己的。在特朗普赢得大选的过程中,他建议人们不要投票给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因为希拉里·克林顿所在的民主党在参与种族政治方面太差了。他从鲍德温的例子中提出的另一个理解是,表面的身份政治真的是不够的。“我,我,我”的叫喊其实是个问题,因为没有一个更广阔的视野,就没有比这更好的解决方案。格劳德在鲍德温找到了一个相反的起点,他在1963年写道:“你必须明白,你的痛苦是微不足道的,除非你可以用它与他人的痛苦联系起来。”

0条评论